溏棠

主修韩叶

尾声(过去进行时番外3)

    苏沐橙打电话来的时候,韩文清正站在病房门口,一身西装劲长削瘦。透过门上的玻璃窗,他看见心跳仪上平直的线,还有病人家属的悲痛脸庞,围了一圈的医生护士。

    一样的病,似曾相识的场景。

    他仿佛又感受到了那人身上最后的温暖。

    韩文清用力闭上了眼睛。

    这是叶修走后的第三年,很遗憾,这种病还是没有被攻克。

 

 

    给沐橙回电话过去,电话还没通,倒是先听见姑娘清亮的声音。苏沐橙穿了条白色的裙子,站在住院部门口拿着手机冲他笑着招手。

    两人走到医院花园的长廊里坐着。

    苏沐橙很快地给张新杰发了消息后收了手机,在韩文清之前开口。

    “我听说你们新收的那个病人这两天情况很糟糕?”

    “刚才,刚才走了。”

    苏沐橙一惊,随即眼神黯了黯:“这样啊。”

    韩文清转过头,伸手轻轻拍了拍她后背,温声道:“这个月有些忙,我听新杰说你们两个打算去国外旅游,什么时候走?”

    苏沐橙抿了抿唇,平复着语气开口:“还在商量,家里老人不太愿意我们出去玩,想让我们先要个孩子。”

    她和张新杰去年结的婚,伴娘嫌多不嫌少,楚云秀陈果唐柔都上了,不过有一个人选倒是让很多人有些意外。

    扶着她的手,把她的手交给张新杰的,是韩文清。

    她原本也有这个想法,先提出来的却是韩文清。他拒绝了张新杰的伴郎邀请,神色自若地说,我是沐橙娘家人。

    嗯,这话说得没毛病。

 

    苏沐橙对着韩文清一脸的委屈:“可烦了,偏偏他们家人对我又都很好,我又不好拂了他们的意。”

    她哪里会委屈,张新杰怎么对她的韩文清都清楚,也知道苏沐橙这是来跟他装装样子。

    不过,做哥哥的自然是无条件站在妹妹这边。

    韩文清正色道:“不想要就不要,新杰要是不顺着你的意,我就帮你揍他。”

    闻言,苏沐橙笑的开怀,点点头:“嗯。”

    韩文清抬手揉了揉她头发,温和了眉眼:“你一定要过得开心才行。”

    苏沐橙望着他,眼睛亮亮的:“你也要啊。”

 

    阳光穿过枝叶缝隙落到身上,形成点点光斑。

    苏沐橙从包里拿出个U盘,递给了韩文清。

    她笑眯眯地说:“我今天是来送这个的。”

    韩文清伸手接过,拇指轻轻拂过光滑的表面,向苏沐橙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苏沐橙嘴角弧度不变:“叶修的。”

    拿着U盘的手顿了顿。

    韩文清轻声问:“现在才找到,还是……”

    苏沐橙摇摇头:“他说……”

    骨节分明的手抬着U盘一动不动。

    “等你好了再给你。”

    韩文清低下头看躺在手心的小东西,目光沉静,静坐在暖黄色的光线里,映入苏沐橙眼里就像幅画。

    叶修走后没多久,韩文清就接手了叶家产业里有关生物制药的那部分。而且,一直着重于这个病的研究上。这两年他东奔西走,忙于工作,不多的见面里也没法看出来他是否已经走出来。

    每每拿起这个U盘,她脑海里总会闪过很多东西,最后定格在叶修葬礼上韩文清一个人挺拔的背影,明明没有任何软弱的意味,却无端让人觉得苍凉。

    给他吧,她和自己说。

 

    她轻轻开口,微风悄悄钻进声音里:“所以,你好了吗?”

    穿堂风从身边猛然穿过,带着衣摆翻起个角。

    “我很好。”

 

    在门口换好拖鞋,鞋柜上摆着他和叶修的合照,照片里的叶修淡淡笑着。

    “我回来了。”韩文清对着照片如平常般说道。

    洗了个澡,把打包回来的饭菜分类放进了冰箱里做明天的份,韩文清从包里拿出那个小小的U盘,坐到书桌前,打开了电脑。

    视频开头有些混乱,等嘈杂过后,叶修出现在了镜头里。

    韩文清微微一窒,不由自主地抬起手碰上冰冷的屏幕。

    “咳咳,那个,这就开始了吗?哦好吧,那就开始了。”

    叶修在先前放好的椅子上坐下,还有些不自然地笑笑。

    他抿了抿唇,“这个视频呢,是录给老韩的。”镜头外的人说了什么,叶修笑了声,自己纠正道:“行,是录给你的,老韩。”

    “嗯……今天是XXXX年XX月XX号,现在的你被我支出去买虾球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所以我趁这个时间,和不知道多久以后的你说说话。其实我自己也想不好要说些什么,我既希望我离开之后你能忘记我,开始新的人生,可又希望你永远记得我,永远把我放在那个位置上,真的挺矛盾的。”

    “唔,首先呢,我要对你表示我真诚的歉意,对不起了老韩,不能和你走到以后了,真的很抱歉,这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

    叶修说完这句低了低头,镜头也在这时候抖了一抖。

    韩文清眨眨眼,鼻尖泛起酸意。

    “然后呢,我要和你说,我其实很早就喜欢你了,可能比你晚那么一点点,当时你抱我的时候,我……怎么说呢,有点惊讶。”叶修笑了笑,“那天你和我说,如果人死了之后还能留在这世上,说不定可以见到沐秋,见到小点,你说我不用怕,他们会陪我。”

    叶修舔了舔上嘴唇,“我其实想跟你说,如果人死后真的有灵,你不用担心我不记得回来看你,我哪里都不去,就在你身边陪着你。”

    “……”叶修凝视着镜头,与电脑前的韩文清四目相对,像片羽毛从心底刮落,韩文清轻轻张开口,和叶修一起说道:

    我爱你。

    韩文清眨眨眼睛,眼泪啪嗒地掉了下来。

    

    镜头里的叶修摆了摆手,像往常般随意的语气:“多录一会儿吧,让老韩再多看一会儿。”于是视频最后足足有三分钟的留白,是叶修静静坐在那里的画面。

     韩文清也静静地看着,眼泪顺着下颌的轮廓流下滴到桌上,在玻璃桌面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其实我最害怕的不是失去你,而是想念你。


                                          END





全部完啦~果然放假前就应该发的一开学就兵荒马乱- -

emmm最后大概也是成大家想的BE了,虽然我一开始初衷想的是只要两个人是相爱的那就不算BE,但是确实老韩要一个人了,有点惨,我明明是想给喜欢的CP写块糖的,唔,不管怎么样啦,这单纯就是一篇文,也不想大家因为看篇文觉得难过,你要这样想,虽然这里他们悲剧了,但对于咱们韩叶党来说他们永远HE对吧~(尴尬的作者尴尬地笑笑)

以后一定不写BE,在此立个Flag,然后现在把哨向那篇文的设定翻出来写了,多写点再发上来,希望等我发文的时候你们没有脱圈,哈哈哈。

 


错觉小后续

唐昊:是你说的那我走了,下次说吧。(冷漠脸作松手状)
(死不撒手的)翔翔:(哼哼唧唧)不准走。

【昊翔】你说人生有三大错觉(终)

七.

江波涛出去之后,房间里就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

往日两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倒从没想过相对无言是个什么场景。

孙翔先动了。

他抓了抓头发,站起身就要往门外走,唐昊回过神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你……你要去哪?”

孙翔手上用力,企图甩开唐昊。

唐昊本来没用什么力,见他挣扎赶紧握紧了。

要说力气,孙翔还真不想和唐昊比,何况这是手又不是猪蹄,象征性甩两下甩不脱,孙翔就妥协了:“洗手间……你先放开我。”

“不行。”唐昊拒绝地果断,把孙翔扯到自己面前站好。

孙翔偏过脸不看他,垂着眼一脸疲倦。

和江波涛把事情重新理了一遍,重新想起这三年来的点点滴滴,发泄完了,现在除了累就是累了。为什么自己喜欢个人搞得这么累呢,有本事别来我面前晃啊,有本事撩就有本事别让我喜欢你啊。

这人现在还闯到宿舍来抓着他不放,怎么说,现在拒绝别人都流行送货上门了吗?

孙翔撇撇嘴,真是委屈得不行,干脆也不忍了,管他唐昊喜不喜欢呢。

“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说这兄弟没得做了,还是说我恶心?我告诉你,我都不想听。”

“你……”唐昊叹口气,“孙翔,你总得给我点接受时间吧。你说你这人,心眼儿都用我身上了,你早跟我说不就没这出了吗?”

“我怎么说?”孙翔沉声应道,“是你说反感同性恋,也是你说”

他说着停顿了一下,唐昊拧紧眉有点怕他没说完的话。

孙翔这时抬起头,眼里水汪汪的,哑着嗓子拔高音调,“也是你说的,人生有三大错觉,你难道不是察觉到什么故意说给我听的吗?!”

“……”唐昊觉得心里奔腾而过一万匹草泥马,惊了,这也行??

 

唐昊真的不知道他拿来开导孙翔的话会有这么大威力,让孙翔记了这么久,这么难过,甚至成为了他想要放弃他的最后一把火。

 

从那次全明星之后,唐昊还是不知道孙翔喜欢的是谁,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周泽楷嫌疑最大,说不好江波涛讲的是一半真一半假,孙翔可能真的傻到知道他俩是一对还妄想等周泽楷回应他。

而且孙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脾气越发不好了,时不时会跟他闹上一闹,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每当唐昊想到孙翔这比女生生理期还奇怪的脾气是因为别人他就很不爽,所以他也不想纵容孙翔,要吵,就吵呗,谁怕谁。

可有时候孙翔流露出的情绪又让他觉得很心烦。

就在这样推来推去的几个月后,他们一起去了世邀赛。

国外的庆功宴不够尽兴,回来之后义斩起头,大半荣耀圈的人在B市官方庆功宴开完之后又搞了个露营。

那晚只记得过得很尽兴,留在记忆里的场景其实很混乱。

但孙翔一吼出这句话来,电光火石间唐昊就记起来了。

当时他们两个拿了烤串坐在篝火边,本来坐旁边的林枫和袁柏清跑去看叶修和韩文清打赌了,剩他和孙翔两个人。

月朗星稀,周围的林间虫声鸣鸣,热闹的人群聚在营地的另一头,篝火里啪一声有炭火炸开。

孙翔出神地望着偶有几朵残云的夜空,脸部的线条都变得温顺起来。

天时,地利,人和,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唐昊清了清嗓子,开口了。

“孙翔。”

突然被点名孙翔有些迷糊,使得语调听起来还有点可爱,“嗯?”

“咳咳,”唐昊手握成拳抵在嘴边,轻声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喜欢的那个人,在不在这里?”

闻言,孙翔立马转过脸来看着他,半晌没说话,本来就有点红晕的脸变得更红了。

唐昊抿抿唇,权当孙翔默认了。

“虽然我没谈过什么恋爱吧,但我跟你说,这事说白了也就这样,和比赛一样,赢了就赢了,输了就输了,你懂我意思吗?”

孙翔低下眼去,整个人的感觉瞬间就变了,谁都看得出来孙翔现在情绪很不好,下一步要么发火要么甩脸走人,虽然这二者没什么差别。

“你想说什么?”孙翔冷着声问。

换个人来可能这话题就此打住了,但唐昊不一样,今天不把话说完他不会罢休的。

“我想说,你喜欢的那个人,他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好好回想一下,他有没有告诉过你他喜欢你?”

孙翔低着头,听到这里鼻子酸了。

“没有。”

“那他有没有表示过他不喜欢你?”

孙翔耳边瞬间响起唐昊那一句“我不喜欢男的”。

“有。”他说,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那不就是了,你何必这么给自己添麻烦呢?”唐昊挺直了腰板,并没有看见裹着蓬松外套的孙翔,低着头,眼泪掉了一滴又一滴。

“我听过一个说法,说是人生啊,有三大错觉,一是有人喊你,二,手机响。”

孙翔咬着唇闭上了眼,耳边的声音却越发清晰。

“三,你以为他,喜欢你。”

……

山里的夜晚,即使还是夏末也是凉风阵阵,吹得人起鸡皮疙瘩,可孙翔觉得,就算在最冷,最冷的冬天,也不会比现在更冷了。

 

 

回忆走远了,眼前孙翔的委屈、愤怒、还有难过都一点不掩饰地写在脸上,唐昊突然就不想再解释了。

他伸手把孙翔拉进了怀里。

是他愚钝,是他拉不下面子,是他不好才让喜欢的人委屈了这么久。

“我错了孙翔,”怀里的人似乎僵了,唐昊抬起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是我错了,我来是要跟你说,不是错觉,是真的。”

唐昊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温柔都在这时候捧出来给孙翔。

“是我喜欢你。”

孙翔睁大了眼睛。

“所以你愿不愿意给我个机会,让我从你的好哥们,变成你的男朋友?”

打转许久的眼泪还是啪嗒一下掉了下来,落在唐昊的肩膀上,整个人也松了下来,孙翔把脸埋进了唐昊的颈窝,边蹭边不甚清晰的说了几个字。

不过唐昊听清了。

孙翔说,你想得美。

 

                                          完

-----------------

完结啦,个人觉得是块糖!

番外不知道有没有,有灵感就写~

说起来这篇文的第一章很久之前就写好了,后来一直没写后续,过进完了之后就一口气写完了,还剩一篇过进番外,蟹蟹支持,比心~

【昊翔】你说人生有三大错觉(六)

六.

算一算孙翔喜欢唐昊很长时间了,时间越长曲折越多,反反复复让他觉得自己快变成神经病了。

有时候,他觉得他和唐昊已经在一起了,他们像队长和副队那样一起摆碗筷吃饭,一起出去旅游,有只有两个人知道的“老地方”,他可以自然地睡在唐昊怀里打手游,唐昊不会推开他。

可很快地孙翔发现,邹远也会靠着唐昊闭目养神,他以为的特别其实都不特别。

副队说的没错,唐昊会给他朋友圈点赞,会关注着他所在城市的天气预报,会在别人面前维护他,这些事情其实不是没人为他做过,怎么唐昊就是不一样的呢,更何况,他或许只是顺手之劳,无心之举呢?

说白了,是他先喜欢上唐昊,自此对唐昊的一切都变得敏感起来,他对自己的一点好都被归为他喜欢自己的证据,尤其是唐昊一直没有交过女朋友,有空的时候会不远千里过来找他,这更让他确定唐昊喜欢他了。

唐昊不明说,他心里就忍不住各种试探他。

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在孙翔看来都是打了一圈太极,还是掩盖不了他喜欢自己。

直到有一天,唐昊问他。

孙翔,你说如果一个男生对他的好哥们……怎么说,反正就觉得他这哥们比妹子还吸引他,不想跟别人处就只想跟他待在一起,这正不正常啊?

孙翔当时在拿小号竞技场,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脱口而出:“两个男的?同性恋啊?”

“瞎说什么!”唐昊瞬间就炸了,话里的怒意把孙翔猛地从游戏里拉回现实。

“我不喜欢男的!什么同性恋啊……”

手放在键盘上不会动了,孙翔眨眨眼,唐昊后面的话他都没听进去,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说什么,只觉得被雷劈了一遍,全身都僵了。

唐昊不喜欢他,为什么还对他这么好呢。

屏幕里孙翔的小号战斗法师死得透透的,孙翔看了好久,心里头也拔凉拔凉的。

 

 

 

“唐昊,你在想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问他?”

唐昊被邹远一句话问得非常烦躁,拿着手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我那时候不知道他是这个想法啊,我自己处着处着觉得不对劲了就想问问他是不是也是这样,他一说同性恋我就慌了,后来一直在比赛也没时间见了,网上消息也少了,就像故意躲着我一样,可真见面了又跟以前一样,我就觉得是我亲近的人太少了,自己想多了。”

“唐昊。”邹远叹口气,“你说这么多,也还是没承认,你到底喜不喜欢孙翔?”

 

 

 

“这件事发生的时间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你既然笃定唐昊这句话是真的,那又为什么会在之后的全明星担心唐昊叫我出去是对我有别的意思呢?”

“我……”

“翔翔,你只是单纯地被那句话刺激到了。我非常明白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想借这句话从你自己营造的‘唐昊喜欢你’ 的错觉里走出来,你想暗示自己唐昊根本不喜欢你,希望自己不要再误会下去。”

孙翔咬着唇没说话。

“你一定想了很多,包括唐昊已经知道你的心意,这句话是故意对你说的。但这只是最坏的想法,你不能确定,而你潜意识里对唐昊的习惯和喜欢让你拒绝不了和唐昊接着以朋友的身份相处,他对你好你还是会暗自开心,除了那句话,唐昊对你没有任何明确的拒绝,所以你沉浸在错觉中的同时也觉得十分痛苦,才会在不堪重负下和唐昊以好朋友的身份吐露,你有一个喜欢的人,可他模棱两可的态度让你很难受。”

江波涛指了指自己,“而我和队长,就在唐昊那里当了炮灰。”

“……”孙翔把头埋进被子里企图装死,“副队,你知道的太多了……”

江波涛笑笑,“可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你和唐昊的关系在两个月前有了一个明显的分界线,让你突然狠下心来想要结束这段关系,翔翔,能跟我说说两个月前发生了什么吗?”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孙翔顶着一头乱毛从床上坐起来。

嗫嚅着正要开口,拍门声就响起来,伴着一个熟悉的声音。

“孙翔!你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孙翔自不用说一脸懵逼。

江波涛虽然有点意外,但想了想,笑出了声。

是唐昊。


【昊翔】你说人生有三大错觉(五)

五.
江波涛表示,他并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他会成为轮回里唯一知道孙翔心事的人完全是因为……他怎么知道是因为什么!他也不想听,是两个当事人扯着他耳朵让他听的好吗!

时间推回到今年的全明星上,百花的座位离轮回有点远,但刚好打了个照面。江波涛坐着没事的时候就习惯把对手们都看看,于是当他扫了一圈扫到唐昊的时候,陡然一惊,唐昊正恶狠狠地盯着他,江波涛惊悚之余安慰自己他可能是在看别人,但转了一圈惊悚地发现唐昊就是在看他,还给他比了个手势示意去外面。

得,怕是有大事。

江波涛好好回忆了一下,觉得自己没干什么对不起他唐昊的事啊,难道是因为比赛输了唐昊生气了?这不至于啊,难道还要来场真人PK?

满怀心事的江波涛准备起身,被身边的周泽楷拉住:“?”

江波涛笑笑,不想让周泽楷担心,回他没事,去个洗手间。

而后他在仓库门口找到唐昊,两人开始鸡不同鸭讲地交流起来。

“周泽楷的行为是不是你默许的?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啊?”

“你别装模作样了,我观察你们很久了。你别以为孙翔傻我也傻,你们这么骗他对你们轮回有什么好处?”

江波涛:……

过了几分钟,在听了一堆之后,江波涛抓到了一点头绪。

“所以你的意思是孙翔喜欢队长,队长与我是情侣关系,在我的默许下队长却与孙翔保持着暧昧关系,使孙翔十分苦恼?”

唐昊严肃地点了点头:“难道不是吗?”

江波涛:……

兄弟,是你个头呀。

“首先,我和队长是情侣关系没错,怕影响不好我们从来没有和队里的人明说过。可你要说孙翔不知道的话我也不是很相信,我们是没明说但没有刻意隐瞒。”

“再说,队长不是那样的人,这一点我很清楚。”

唐昊皱着眉刚要反驳就被江波涛截住话头。

“你说孙翔有喜欢的人,这我知道,他曾经问过我相关的话题,看得出来,但据我猜测他喜欢的人应该和轮回没关系。而且如果他喜欢的是队长,他为什么要来问我呢?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那他喜欢的是谁?”

“这我怎么知道呢?”

 

然后当晚江波涛就不幸知道了。

孙翔欲言又止,最后心一横还是把话说出了口。

“副队,唐昊跟你说什么了?他不会是喜欢你吧?”

江波涛:……再见吧朋友。

 

 

再把视线转回现在,孙翔的房间里,江波涛拉开椅子坐下。

“你既然都说出口了,为什么不听听他的回答呢?”

孙翔垂着眼眸没接话。

江波涛也没指望他回话,自顾自讲起来。

“你说不清楚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唐昊,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你一直以为他是喜欢你的,可他一直没有表明心意,所以你多方试探,却觉得和你想象中并不一样。”

“副队……”孙翔哑着嗓子打断他,“别说了,我知道是我错了。”

江波涛挑挑眉。

“翔翔,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既然喜欢了就去争取,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要是错过了我才真替你们觉得可惜。”

“可是!”孙翔抬起头来,眼里有些红,大声道:“他亲口跟我说他不会喜欢男的!”

【昊翔】你说人生有三大错觉(四)

四.

“然后呢?”

“然后?”唐昊语调转了转,“他的朋友圈就又对我开放啦。”

邹远:“……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唐昊觉得他和孙翔成好兄弟了。

怎么说呢,这世上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他和孙翔是一类人,不知不觉间就亲近了。其实他这人脾气也不好,在圈子里叫得上号的朋友除了邹远也没几个了,有共同的假期或者比赛碰到,他和孙翔都会聚一聚,互相跑到对方那里然后一起打游戏的事也不是没有。

孙翔在一点一点的改变,性格、举止。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唐昊觉得和孙翔相处很舒服,熟了之后这人又大方又懂事。两人一起在唐昊公寓煮火锅,唐昊去洗个澡的功夫孙翔就把碗洗了,桌子也收的干干净净,唐昊打趣他真是够贤惠的啊翔翔。

孙翔转过脸没看他,说这是礼貌,在你家吃了饭理当我洗碗。

然后瞥了他一眼。

你切鱼片不是弄到手了吗,我刚翻到包里有个创可贴,你给贴上吧。

 

“哎哟这隐藏得够深的啊,原来那时候孙翔就喜欢你啦?”

“什么啊?”唐昊莫名其妙,“洗个碗而已怎么就喜欢我了?”

邹远笑,“人孙翔在S市的公寓,家里可是给他请了保姆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跑到你家去给你洗碗,这还不是喜欢?”

唐昊皱着眉,“他是懂事。”

邹远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是懂事,你是傻子。”

唐昊烦躁地抓着头,“我真没觉得啊,你要这么说那事情可多了去了,上次打完世邀赛我们去露营,我醒过来的时候身上还盖着他的衣服呢,这也是他喜欢我啊?”

邹远幽幽道:“他就是喜欢你啊。”

像是一根针突然刺中眉间,解封了记忆,铺天盖地的细节陡然涌上脑海。

唐昊:!!

 

 

孙翔回去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杜明敲门未果,深觉不妥,连忙把正在午睡的江波涛给拍醒了。

“副队,不好啦,翔翔出大事啦!”

房间里孙翔正带着耳机收东西,后天要去H市对线兴欣,打完这一场轮回的比赛就要到年后了,他准备收好东西比完赛直接回家去看看,听说二姨要从国外回来过年,该买个礼物给她,买什么呢……

还在想着,就被破门而入的江波涛和杜明吓得魂飞魄散。

惊魂未定间他一把扯了耳机,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杜明抓着猛摇,“翔翔哎,你可吓死我了……”

江波涛拉住杜明,把他往门外推:“行了行了,麻烦你把钥匙放回我房间里去谢谢你了。”顺手带上了门。

房间里又归于平静,江波涛叹了口气,看着沉着脸坐在床边的孙翔。

“说说吧,杜明说你去见唐昊了?”






-------------

睡到一半想起来今天没更文   惊了


【昊翔】你说人生有三大错觉(三.)

三.

唐昊有话要说,他觉得自己在这个事情里是非常的无辜。

首先,对象是孙翔,这个脑子抽起来连自己都怕的主,从头到尾他连话都插不进去好吗。其次,好吧,他也有错,他不该瞎猜孙翔喜欢别人,然后以此为基础胡言乱语。

唐昊抱着头,觉得非常苦恼。

邹远在电话那头颇有些为难,“你说孙翔说完就跑了,你呢又搞不清楚状况,那你为什么不追上问问呢?”

唐昊“啧”了一声,“我追上去问什么,他不都说清楚了吗,他、喜、欢、我!还要怎么清楚?!”

那边在闷笑:“你说这么清楚,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要问我?还是只是单纯地告诉我你收拾收拾准备弯了?”

“你!”唐昊燃起来的气焰像被水迎头而来扑了一脸,“……别开玩笑了你,这乱着呢。”

“咳咳。”邹远清了清嗓子,“你要不给我说说这从头到尾到底怎么回事,我给你分析分析。”

唐昊深吸一口气,仰面摔在了酒店的大床上,嘭的一声。

“行吧,你给我分析分析,我想想从哪开始讲。”

 

 

从,第八赛季孙翔转会嘉世说起吧。

唐昊对孙翔的第一印象,是带着点傻气的小孩子。说来没人信,提起孙翔大部分人都觉得他像只骄傲的孔雀,其余的觉得这家伙目中无人有点讨厌,还有个别人可能打从心里不喜欢他,觉得他坏。可唐昊知道,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他不坏,甚至是单纯,他内心其实就像个孩子,觉得自己被人欺负了就张牙舞爪地吓唬别人,可实际上,他的爪子都收在肉掌里,就像只叫声凶神恶煞,却目光怯怯的小猫。

他始终记得第一次七期聚会上闹的乌龙,孙翔尴尬地转过头,对着他的耳朵都红了个透。

后来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却除了加好友时发的“我是唐昊。”和对方回了个“哦。”就再无其他了。他当时随手翻进了孙翔的朋友圈,发现这货挺自恋,朋友圈自拍还挺多,连走个跑步机都拍了个小视频,时间是聚会的前一天,配字是“明天比赛加油!”。

他顺手在下面点了个赞。

时常听到很多关于孙翔的话题,不过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话。七期里其实很多人跟孙翔不对盘,因为这家伙要么不开口,一开口话就像没从脑子过一遍就丢出来一样。再加上说起荣耀他鼻子总是翘天上,有人故意说他,真这么厉害,怎么不取代叶神,还在小战队里打比赛呢?

他也不懂收敛,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别人脸色这个技能,想都没想就回,快了,你们等着吧,叶秋的位置早该换人了。

唐昊晃着杯里的饮料轻轻摇了摇头。

结果这个动作却被孙翔看到了,这家伙不知道攒多久攒出来的一次心眼都用他身上了,趁他出来透气把他堵在了洗手间里。

“你什么意思啊唐昊,你跟他们一样不信我?”不知道是不是光线问题,孙翔的眼睛亮闪闪的,脸有些红,不知道是想急着辩解还是生气。

“我和你说,你们等着看吧,嘉世那边已经……”

“孙翔。”唐昊打断他,“你是富家少爷,家里从小宠出来的,和我们不一样,你真的觉得大家喜欢听你说这些吗?”

孙翔眨了眨眼,一瞬间唐昊竟从他脸上看出了委屈。

“你也不喜欢听吗?”

唐昊简直要被他逗笑了,“你怎么想的,我为什么要喜欢听你夸自己?”

孙翔站得松,又低下了头,唐昊甚至看见了他发顶的小漩涡。

“我不知道和你们说什么,你们聊的时候我也插不进去。”

他声音闷闷的,没有平时的趾高气昂,却让唐昊不知道怎么接话。

 

后来七期的聚会,孙翔就没有再来过了。

一次两次还有人问,到后来孙翔转会了,再有人提起孙翔,就会有人嘲讽回去。索性大家就都不提了,反正孙翔不在也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可唐昊却觉得不来劲,不仅因为除了比赛就见不到孙翔,还因为他发现孙翔对他屏蔽了朋友圈。

孙翔想和大家当朋友,唐昊不是每一次七期聚会都会去,但他去了一定能看见孙翔。

孙翔转会,叶秋退役,明面上矛头都指着孙翔,但看以往嘉世比赛的视频不说别的,团队间的不协调那是有目共睹,而孙翔,这傻子被人当枪使还不嫌重地去背锅呢。

如若前辈不行,依然尊你为前辈,但你该让位置了。唐昊想法是这样的,没毛病,玩荣耀的谁敢说没受过叶神影响,唐昊心里也有,他不认为现在的孙翔够资格取代叶秋。

但孙翔这人,墙破了个洞他就以为是路了,唐昊对他讨厌不起来。

那天他走之前说,“我没和别人说,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不懂事。”

唐昊想起来心里就奔腾过一头草泥马,平常谁不受待见,谁遭人排斥关他屁事,怎么到孙翔这里就这么不得劲呢?

怎么心里就有种愧疚感呢?搞什么呢这是!

然后刷朋友圈的时候顺手刷到一个H市天气预报,唐昊没多想就给孙翔发过去了,到晚上训练结束洗漱完了躺在床上,才收到孙翔的回复。

哦。

时间显示了隔了五分钟,还有一条。

知道了。

 

唐昊看着屏幕,笑了。


【昊翔】你说人生有三大错觉(二)

二.

“说吧,找我什么事。”孙翔把手机往卡座里一丢,屁股一沉就坐下来,惯着一脸不耐烦,自进来眼神就没往唐昊那瞟过。

唐昊没好气地瞪着他,“你说什么事啊祖宗,我是哪做错了你说一声成吗?”

孙翔面上维持着原来的不耐,但心里却不舒服,其实说白了唐日天挺无辜,人做什么了凭什么要好声好气来哄着他呀,还不就是他把他当兄弟,不然干嘛大老远跑过来堵他。

想到这里心里涩涩的,唐昊只是不喜欢他,又没错。

孙翔收拢身体,把手放在膝盖上坐直了,可还是没敢抬头看唐昊。而唐昊看着刚还一副大爷模样转眼间就切换成小媳妇样子的孙翔一阵来气,这傻逼不知道是不是又想到那谁了,做这副委屈样子干啥玩意儿啊?!

“行了你!”唐昊稍微拔高了点音量,还好他们坐的单间没人知道这里面是谁,“你看看你什么样子,你直说不行吗,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我告诉你我早看出来了!”

孙翔一惊,猛然抬头,一脸震惊望着他。

卧槽?他知道?!

“不就是……”唐昊凑近桌子小声道:“喜欢男的吗?”

孙翔心里简直要抓狂了:卧槽他真知道,怎么办!

“多大事啊你说,行,我承认,你们队那个是很有魅力,又那啥,又那啥,是吧?”唐昊抓抓头,“可你也不差呀,你要是担心他没法接受而不敢说,那你就不担心你会不会后悔吗?”

还是不知道呀,孙翔又低下头,说不清楚是失落多些还是庆幸多些。

他闷声答到:“你懂个屁。”你他妈连人都搞错了。

唐昊板起脸来:“你这样我真生气了,是不是兄弟,你要把我当兄弟,有啥不痛快的你就给我说出来,这地不行咱换个地方……”

孙翔闷着声插话:“我喜欢你。”

“......你今天是一定得把话给我说……”

唐昊张着嘴半天没合起来。

“你刚……”

看吧,还不是这样子,说了还不如没说,孙翔很沮丧,甚至有点想哭鼻子,头都没抬,丢下一句“对不起”就跑了。

唐昊:……

不是,这咋回事啊??


【昊翔】你说人生有三大错觉(一)

灵感来源于电影《怦然星动》台词。

注 ooc 文笔渣

短篇  HE

 ----------------------------------------------------------------------------

我告诉你人生有三大错觉

1.有人叫你

2.手机响

3.我以为你喜欢我

 

一.

一叶之秋:唐昊

唐三打:?

一叶之秋:我想通了

唐三打:啥?

一叶之秋:你说的没错,人生有三大错觉。我明白了,唐日天,老子祝你幸福。

对方正在输入

对方已离线

唐三打:什么意思?

唐三打:你脑子又抽了?能说明白点吗?

唐三打:孙翔?

唐三打:喂!

 

唐昊一脸懵逼,手搭在键盘上没动,等了几秒钟发现孙翔是真下线了。

键盘一推,啪嗒一声。

孙翔你他妈逗我玩是吧?

骂归骂,骂完之后看着电脑屏幕上还没关的对话框总觉得不来劲。

两个月不接我电话,不回我消息,比赛碰到装没看见。

我去,就想通个祝老子幸福。

老子哪里不幸福?!

邹远说的真没错,你就是命里缺六个核桃!

想到这里唐昊乐了,拿起手机来订了箱六个核桃,送货地址轮回俱乐部,收货人孙翔。

再看屏幕上孙翔的话,唐昊有些出神。

关掉对话框之前,他喃喃道,不是真把那谁给追到了吧。

 

另一边的轮回俱乐部。

孙翔在电脑前静坐了几分钟,突然回过神来,喊口号似的。

加油!老子要拿冠军!让唐日天后悔死!

喊完之后整个房间又归于寂静。

视线扫到电脑旁边的日历,十一赛季的冬天,距离刚认识唐昊已经过了三年。

 

把时间往前推到第七赛季的末尾,那个乱哄哄的包厢里。

如果能再来一遍,我绝对不坐在唐日天的旁边。

两个月前的孙翔是这么想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自己去的时候都没个伴,弯弯绕绕地找了好久才照着手机上的地址找到地方。进去之后也就唐昊旁边空了个座,不坐这坐哪啊?

何况这家伙长得还挺精神的,不过没我帅就是了。

孙翔坐下来,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就没然后了。

旁边的人都说说笑笑的,孙翔心想,这也不是个事啊。

于是他咳了一声。

那什么,我叫孙翔,职业是狂战士。

唐昊正端着饮料喝呢,闻言瞥了他一眼,也就一眼,在孙翔看来是满满的不屑和嫌弃。

流氓。他说。

孙翔顿时就怒了,声音拔了个高度。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一桌子都静了。

 

坐在对面的袁柏清站出来打圆场:哥们,你俩怎么了这是?

两人都没理。孙翔怒视着唐昊,唐昊端着饮料看孙翔一脸莫名其妙。

我就是玩流氓的,说错什么了我?

孙翔愣了,默默把头转了回去。

心虚地回了句,哦。

 

七期的聚会,都是些新出道的小青年,兴致上来叫了几瓶啤酒,唐昊和孙翔也冰释前嫌在一旁碰了碰杯。微草的刘小别站起来提议大家每个人都来个自我介绍。

刘小别:那就从我这开始吧,顺时针来,我叫刘小别,职业是剑客,微草的。

……

邹远:我是百花的邹远,职业是弹药专家,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

邹远话毕,桌上就开始有人窃窃私语。关于百花队长张佳乐突然退役的事孙翔也是知道的,他旁边的人就在讲邹远有可能一步登天接替百花缭乱什么什么的。

孙翔和邹远之间隔了个唐昊,这些人说话声音也没怎么收着,估摸也是听见了,邹远看着没什么反应,唐昊站起来脸色有点不善,说话的语气孙翔听着也是横得很。

唐昊:我是唐昊,旁边邹远是我兄弟,我们都是百花的。玩的是流氓,我人倒不怎么流氓,但就不大听得别人嘀嘀咕咕我兄弟。大家都是同期生,希望相处愉快吧。这杯敬大家。

说完,就一口气喝了手里抬的半杯啤酒。

席间声音就小了,孙翔旁边的几个也没再说话了。

邹远笑着看了唐昊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

孙翔咂咂嘴,心说这人还挺仗义的。

那边林枫敲了敲碗:嘿!那帅哥,该你了。

“哦……”孙翔收回视线,最后一眼里这个叫唐昊的少年,侧脸轮廓立体又深刻。


一剪梅(过去进行时番外2)

    那天阳光很好。

    叶修手里拿了个甜筒,坐在树荫下的长凳上,望着绕过面前水池往前方而去的韩文清,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倒是消暑。他原来倒是不吃这些东西,后来还是老韩给冰箱里添置了冰淇淋,方便沐橙或是陈果他们过来做客有可以招待女孩子的东西,没成想自己待家里反倒吃上瘾了。

    夏天没事出来,手里常常会抓个甜筒。

    韩文清走得有些远了,已经超出他能看清的范围了。这两年视力时好时坏,倒也没什么失落,索性也就不再看了。上方枝叶轻轻晃着,树下别有一番凉爽,叶修看着地上的点点光斑,有点出神。他们计划着下周就回北京了,这两年里这里住几个月,那里玩几天的,前两天接到沐橙电话说下周她要退役了,他们得回去看看。

    然后……然后要做什么呢?

    “叶修!”

    听到熟悉的声音,叶修下意识弯了弯嘴角,本能地就要站起身迎过去,却忽略了这道声音里的惊慌失措。

    脚下一软,失去意识前,叶修想着。

    这时间,不够啊。

 

    他再醒过来的时候,面前已是离开B市前待过的隔离ICU。绿白交错,感觉得到有人在给他插管子,插留置针,不过都模模糊糊,就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连感觉疼痛都似乎隔了一堵墙。

    转过视线,就对上一双正牢牢看着他的眼睛。

    叶修望着,切实感觉到原来心里的痛,有一天可以先于身体的痛,让他感觉神经日渐迟钝的身体可以重新苏醒。可是这一点用都没有,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了,意识感觉也越来越远了。

    叶修用力睁着眼睛,他看得见窗外那人眼里的哀恸,他还有话要跟他说,如果再醒不过来呢,他怎么好好跟他说声再见呢。

    就算不能说话,起码再多看看他,哪怕视线已经模糊不清,看到的只是个不甚清晰的轮廓。

    那年这病初露端倪,他猜到了却不敢再猜深,君莫笑不该有的失误,眼前不该出现的景象,他心乱如麻,在苏沐秋墓前说了一堆话。

    “我觉得我活到现在也没干过什么缺德事,报应什么的应该是用不上,也不知道这事到底是不是就这么糟了。”

    “不过你也早就躺这了,老天有时候挺让人无语的。”

    风吹乱他额前的发,照片上的苏沐秋一如当年模样。

    “老韩你记得吧,韩文清,哪天我带他来看看你。呵呵,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反正我和他现在准备搭伙过日子了,说真的,要没他,我还真想不到自己后半辈子能和谁天天对着过个几十年。”

    “……”

    偏落的日光照在他脸上。

    “我真的还想和他过几十年。”

 

    韩文清一直告诉自己,有一天是一天,要珍惜不能嫌少,甚至愿意跟着家里去寺里拜拜,在佛祖面前虔诚许下心愿。没事还会跟叶修念两段佛经,平心静气,他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无论这个人什么时候离开他。

    可当他看到叶修望着他的眼里滑出一滴泪来,脑子里那根名为冷静的弦瞬间就崩了,他想去他妈的。

    韩文清猛然冲上前,动静大得给得在场的人都要以为那厚实的隔离玻璃都震了一下。可那怎么会呢,除了韩文清额头红了一块,这玻璃纹丝不动将他和叶修隔开了。

    他不知道叶修眼里有什么情绪,是不舍,还是痛苦,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双眼睛看着他,让他非常难过。他碰不到他,他也不想别人碰他,可是他能怎么办呢,除了挣开后面拉着他的人牢牢地守在这里,他还能怎么办呢。

    可是叶修听不到他说话,他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可他听不到,他还是把眼睛闭上了。

 

    叶修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然而太过光怪陆离,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着眼前面容苍白,让冒出来的胡茬更添了几分沧桑的韩文清,叶修在心底由衷地说了声谢谢。

    据说举头三尺有神明,那么非常感谢,神明听到了我的愿望。

    这是他最后的日子。

    夏天越来越热了,黄少天来看他的时候总是抱怨着外面太阳不要钱,热得人直想哭,问喻文州要不要下乡种田,好避开这城市热岛效应,说着自己站到空调底下不挪半步,又忧心乡下没空调怎么办。

    喻文州笑着答他,只要少天想要空调,去哪里都有的。

    苏沐橙来的时候老端着一盒冰淇淋,总是不同口味,看得他犯馋,烟早戒了,平时没事嘴里就叼着棒棒糖,现在棒棒糖没有了,连冰淇淋都没有了,他为此还生上了闷气,要老韩拉下脸好好哄,不然哄不好。

    叶妈妈最近热衷于给叶秋选相亲对象,他平时也没事,就陪着叶妈妈一张一张照片的挑,这个鼻子太高,看着像垫过,这个脸太宽,以后孩子脸型不好看,诸如此类,总是各种毛病,叶修深感女人不好糊弄,不过也确实觉得这些里面没一个和叶秋搭的。

    ……

    时间走得不快,却也走到了。

    立秋那天,韩文清在家里做了粥,开车赶回来,走进病房一看,叶修静静地仰面睡着,吓得他手里的粥差点就没提稳,感觉到动静,叶修睁开眼,噗嗤笑了一声。

    韩文清这才注意到这货还带着耳机。

    “你那什么表情,过来啊。”

    韩文清暗自呼了口气,把粥放到一边,刚在床边坐下耳朵里就被塞了只耳机,一阵歌声从耳机里传过来,正好到副歌部分:

    雪花飘飘北风啸啸,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此情,长留,心间。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