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三十四.』

    那个医生用私人电话第一次给叶修打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阳台的靠椅上,右手指间夹了只烟,已经快要燃完。

    他抽了最后一口,把它按灭在了手边的烟灰缸里。

    烟灰缸是韩文清走之前买回来的,水晶透明,里面有几颗草做了压花工艺,没有其他多余的修饰,符合韩文清一贯的直接审美。

    叶修盯着这个烟灰缸看了几秒,左手划掉了来电。

 

    第二次接到医生的电话,是在宠物医院里。小点生病了,躺在宠物医院手术室的床上,隔着一层玻璃,小点耷拉着眼睛望着他,身体不停起伏着,显得无力又无助。

    他也望着小点,身边叶秋正在和宠物医生说着让小点住院。

    他想小点肯定不想住院,躺在院子里的小窝旁晒太阳,才是它最大的梦想。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来,这次他接起了医生的电话。

    他说:“抱歉。”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我希望你来找我一趟,我当面和你说详细情况。”

 

    又是日头西落,他坐在叶秋的车上经过商业街,一个显目的电子屏正在转播荣耀比赛,车速不快,刚好够他看到一叶之秋率先冲进对方包围圈的镜头。

    他笑了一下,问正开车的叶秋。

    “我拿一叶之秋打比赛的时候,你看过吗?”

    叶秋活动了下脖颈。

    “看过啊,妈还拉着我看过好几场。”

    叶修目视前方,闻言笑了一声。

    “帅吧?”

    叶秋回了个气音给他。

 

    这晚叶修失眠了。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回头一看床头柜上的夜视闹钟正显示时间两点半。

    他抓抓头发坐起来,一个人的房子里只有自己有一搭没一搭的脚步声。他拿着烟和打火机走到阳台,点燃了最后一支烟。

    外面的世界仍旧灯火璀璨。

    但这个世界,他其实并不熟悉。

    在这个深夜里,他拉开椅子,打开电脑,登上了荣耀。

    从上次在兴欣登上君莫笑之后,他再也没登过荣耀。

    他没有办法向任何人说明这种心情,苏沐橙没法说,韩文清也不行。

    可是他想,那又有什么要紧呢。

    只要他还活着,还活着就没什么要紧。

    这才是他最熟悉的世界。

 

 

    韩文清给叶修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回到宿舍了。

    赛程安排得比较紧,晚上就没有加练,大家也自觉,八点一到,等他一开口,训练室里就只剩他和张新杰了。

    冲了个澡,他拿着手机坐到床边,给叶修打电话。

    那边接起来“喂”了一声,含糊不清,大概嘴里叼了只烟。

    韩文清咳了一声,放沉声音:“做什么呢?”

    “打本呢。”

    韩文清凝神听了一下,果然听见隐隐约约的几声键盘声。

    突然想到,两个人似乎有一段时间没在荣耀里遇过了。

    “还打多久,要不要来几把?”

    那边似乎笑了一声。

    “行,两分钟。”

 

    叶修开了个战斗法师的号,两个人选了没有任何遮挡的竞技场地图。

    角色一进场,战斗法师就笑了。

    “老韩,不开修正你这可是犯规啊。”

    韩文清用的是大漠孤烟。

    “银武都脱了,你好意思说我犯规。”随着声音,大漠孤烟已经冲了上去。

    熟悉的对手,熟悉的职业,熟悉的人。

    韩文清在这一瞬间意识到,自己这分钟很放松。

    因为对手是他,一直是他。

    手下操作不停,嘴角不自觉挂上了点笑意。

    打完一局用了四分钟的时间,韩文清抓住了叶修的一个破绽结束了战斗。

    双手离开键盘活动了一下,他微微拧着眉点评道:“你状态落下了,连龙牙都打偏了。”

    他听到那边椅子退后的声音,那人似乎伸了个懒腰。

    “哥已经不打比赛了,状态这东西你保持就够了。”

     眉头加深了些,听了这话韩文清总觉得心里不是很来劲,如果叶修就在面前,他真想把他提起来抖一抖。

    那边没听见他回话,就笑了一声。

    “打了十年了,每次都尽全力,你也不嫌累的。”

    韩文清回答地很快:“我不累。”

    脑子里突然划过第十届总决赛的那6.5秒,他顿了顿,声音放轻了些。

    “再打十年,打一辈子,我也不累。”

    想了想,他又补上一句:“和你。”

    窗外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离开之后又是一片寂静,他没说话,那边也没说话。

    屏幕上的拳法家和战斗法师站在一起,因为没有操作,做着系统的待机动作。

    韩文清觉得这气氛莫名有些奇怪,他正准备开口让人去睡觉,耳机里就传来战斗法师的声音,很轻又很清晰。

    “那就打吧,打到打不动为止。”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