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一.』

    给个BGM:张钧―《小路》
  另外,前文这里

――――――――――――――――――――――――
    韩文清做过一个梦,梦里是一片雾气缭绕的林湖,他站在小船上,小船漂在湖中央。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他想站在岸边的叶修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或者应该说是叶秋,那时候叶秋还没有变成叶修,第八赛季的常规赛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他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梦到叶修,不过这也不赖,这是在他的梦里。
   
    叶修似乎在等他靠岸,他看见他拿下了嘴里的烟,好像有话说。但平静的湖面不起波澜,小船似乎一动不动。韩文清有些急了,看遍四周没有找到可以当船桨的东西,岸边的叶修似乎在笑,韩文清皱了皱眉头,梦中的他一脚踩上船边,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
   
    湖水太冷了,冷得韩文清猛地睁开了眼睛。

    半夜三点,他将这个莫名其妙的梦归结于床边没有关紧的窗户。几天后,传来了叶修退役的消息,他重新回忆起这个梦,把漱口的水用力吐出去,他想,那湖水真他妈的冷。

    他和叶修其实并不是经常联系,刚开始打职业联赛的那几年,除了比赛碰到,他们私下里没有见过一面。即使是比赛,他们也没有多余的交流,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对方。他早该习惯没有叶修的生活,他的生活里本来就没有叶修。可是在这次没有叶修消息的半年里,韩
文清不止一次地产生过类似于焦躁的情绪。

    到嘉世主场比赛的那天,比赛结束后他在嘉世俱乐部楼下那棵树下站了十分钟,好像那个人还会像从前那样,穿着松松垮垮的嘉世队服,叼着根烟,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朝自己示意。
   
    还会是那样漫不经心的语气:“哟,老韩。”

    韩文清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十八岁,看着叶修满不在乎地说“他不在,冠军我来拿”时,他心里那些不知名的情绪压抑着他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叶修任性,而韩文清无可奈何,如今这些情绪带着十年前的记忆从过往的岁月呼啸而来。

    是他们没有变过,还是说,这么多年,他面对叶修时的那份心境其实从未变过。
                                       
                                        TBC
   ――――――――――――――――――――――――――――――
  原著里的时间线我其实是混乱的O_o
 

评论(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