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五.』

前文  点我主页
――――――――――――――――――――――
    吻上叶修时,韩文清看见对方失神的眼睛。
   
    他抓着他在那片刻僵硬的手臂,加深了这个吻。

    房间里只开着暖黄色的床头灯,灯光自枕头上方朦朦胧胧洒下,叶修的脸在其间愈显得苍白。

    他就那样看着他,没有嘲讽,也没有笑容。

    他说:“老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韩文清直起身体,低头看他。

    认认真真一点一点看过,从浓密的眉到绯薄的唇。这张脸他从少年时看到现在,他看着这张脸从稚气未脱到现在的平静无波。

    他想时间好快好快,这么快就已经走到第十个年头了。

    不过还好,这十年于他并没有白过。

    他坚持着他的荣耀,在这条路上还碰到了很多有趣的人。还有叶修。

    他要陪着他。而在这十年里,他至少可以在荣耀里陪着他,与他结伴而行。正如偷偷拥抱叶修的那个夜晚他对自己许诺的那样。

    这是十八岁的韩文清在心里藏下的秘密,而二十八岁的韩文清至今不曾失信。

    他抚上叶修的脸,拇指的指节摩挲着颧骨上的皮肤,有点凉。

    十八岁的那个夜晚,在那个小小的,已经没有了苏沐秋的出租屋里,他从背后小心翼翼地抱住睡着了的叶修,如同抱着一件稀世珍宝。

    而这不就是他的珍宝吗?

    他语气放得温柔:“我知道。”

    一吻落在叶修嘴角,彼此呼吸交织,韩文清的手揽在叶修后颈,再开口时嗓音沙哑:“但你知道吗?”

    有棵树,长在韩文清心里,其实十年前就已经生根发芽。

    他从不提及,不过是习惯了它的存在。

    那晚孙哲平在场馆外抽着烟同他讲:“我就是喜欢张佳乐,男的怎么了,我乐意。我和他一起建的战队,这么多年,既然能找回来,我他妈凭什么放过他?”

    他再贴近叶修,吻他的眼角、额头。

    是啊,我陪你十年,凭什么要放开你。

    叶修眨了下眼睛,睫毛扑动,扫过韩文清鼻尖时,软乎乎的,又带着点痒。

    他扳过韩文清的脸,从这张脸上溯源而上,最后定格在十八岁的韩文清逆着光带笑的嘴角,这中间跨越了十年漫长的时光。

    他趴在电脑前一觉醒来,身上披着的外套,和同样趴在旁边,只穿了一件T恤的韩文清。

    他在身上到处翻钱时,被韩文清默默推过来的方便面,几乎没吃过,满满当当。

    他眼角偶尔流露出的笑意,他留在自己身上深沉的目光。

    还有这十年里,从来没有落空的“老韩”。

    手臂环上韩文清的脖颈,叶修闭上眼睛。

    他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他十年前就知道了。

    他只是以为他不知道。

   

   进入的时候,韩文清抱紧了有些颤抖的叶修。

    他记起他曾做过的那个梦。

    在冰冷的湖水里,浮沉间。

    像飞蛾扑火般,向着自己的方向。
   
    叶修单薄的身体,毫不犹豫地扎进水里。

                                    TBC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