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十七.』

喻队生快~

------------------------------------------------------------

    距离叶修去集训营地还剩一个星期的时间。

    两人倒也没怎么耽搁,在B市待了两天,韩文清就又拖着没怎么动过的行李箱原路返回,只是比来时多了个叶修。

    计较着时间和曝过光的脸,还是选了飞机回去。

    临上飞机前,叶秋往叶修怀里塞了个手机和电话卡。

    “这么大人了,也该有个手机了。”他语重心长地对亲哥哥说。

 

    两人上了飞机,韩文清把新手机给叶修弄好塞到他兜里,就打算按以往的习惯闭目养神了。

    飞机即将起飞,舱内的灯也关了,昏昏暗暗的气氛正适合闭眼。

    刚闭上眼睛,就听旁边的叶修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我妈说我小时候太跳,家里的长辈其实都不喜欢我这性子。”

    他睁开眼偏头看去,叶修也转过头望着他,那双黑亮的眸子里倒还是以往的平静。

    “在和长辈相处的这事儿上,我还真的是被叶秋甩八条街。”

    韩文清蓦然想起叶秋和他说的那些。

    他抿了抿唇,把叶修像弹钢琴似乱动的手指拢在掌心。

    叶修声音放得轻,他声音也不大,刚够两人听清。

    “我和你差不多吧,从小孩子缘倒是挺好,但长辈见我总不大开心,说我和我爸学得老成,一脸的严肃,像个小大人。”

    韩文清枕着自己另外一只手,想着什么,又有些出神。

    旁边这个一脸正经憋着笑:“嗯,这个形容还是贴切的。”

    韩文清不以为意瞟他一眼。

    “但我妈说,我就这个样子好,以后出息了,走出去才自带气场。”

    听着韩文清半点玩笑不掺的认真语气,叶修默默把头转到另一边,肩膀抖了两抖,声音带笑:“你妈挺厉害啊。和我说说你爸妈呗,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韩文清是真不觉得自己讲得有什么好笑的,讲起童年他只觉得这是个很严肃的话题。

    没理叶修,但也接了他的话。

    “我从记事起就是跟着我爸生活的,他这个人没什么好讲的。”想了想又补充道,“和我脾气秉性都差不多吧,年轻的时候挺暴躁的,现在倒也还好了,但就是有时候太固执。”

    叶修也靠近了些,听韩文清讲完认同道:“你是挺固执的。”

    感觉到手上一瞬间传来的力道,叶修抢在韩文清之前开口:“你跟着你爸?那你妈呢?”

    “我妈?我快上小学的时候她才回来,她这个人,”韩文清斟酌着开口:“挺特别的。”

    被握着的手指又在乱动,韩文清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撇撇嘴:“我数日子呢,谁知道你上小学多大呀?”

    “六七岁吧,我那时候都能给自己热饭了。”

    “热饭?”

    “有一天我自己待家里搁厨房热饭,就听见门响,我跑出去就见我爸领了个女人回来。然后我爸就指着她和我说,这是你妈。”

    当时韩父看韩文清小脸面无表情,咳了一声又补上一句,亲妈。

    “那后来就这么着了?也没和你解释别的?”叶修轻声发问。

    韩文清皱着眉想了会儿,说道:“没了。不过我后来我也问过我妈,问过很多次。”

    但就是没个实话。

    那时候他还小,身量不高,板着张小脸听他妈蹲下来跟他胡说八道。每次理由都不一样,但有一次他觉得他碰到真相了。

    那次他妈愁眉苦脸地和他说,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你别看咱家现在不差给你买蛋糕的钱,但以前你爸可穷了。我不出去挣钱怎么养得起你和你爸呢,你们那么能吃。

    说完还很忧愁地叹了口气。

    小韩文清刚想反驳他不爱吃蛋糕,蛋糕明明都是她自己吃了的,而且他没有那么能吃。

    他爸就黑着张脸出现在他妈身后了,二话不说把他妈拉走了。

    这次他真就信了,后来也就不再问了,直到上初中知道他爸收入到底如何之后,才知道他妈和他说的全是扯淡。

 

    “说谎不好,尤其不该骗小孩子。”长大了的韩文清严肃地和叶修说。

    听他把这事说完,叶修同情地看着他:“难为你了。”

    从小就一板一眼的,不骗你骗谁呢,真是难为你了老韩。

    看着韩文清本就看起来不高兴的脸上写满了不高兴,叶修就没把话说完。

 

    “那你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妈,你和你妈后来处得还好吗?”

    “也就那样。”像是想到什么,韩文清无奈道:“有几次我妈差点把我给丢了。”

    叶修挺感兴趣地凑过来,示意他说下去。

    韩文清想了想,挑了其中一件事给他讲。

    他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几天他爸出差了。刚好又到周末了,他妈一个人来接他放学,他一看就觉得不太靠谱,打了十二分的精神,结果还是没能安全到家。

    其实那时候他已经是和同伴一起上下学了,知道从学校到家的路。但他妈开车来接他,半路上接了个电话就掉了个头,把车往她上班的地方开,路上把他丢在了一家网吧里。

    他在那家网吧待到了第二天早上被送警察局。

    是他爸把他从警察局里抱出来的,而他妈跟在他爸身后朝他吐了吐舌头。

    后来,他听见他妈和他爸解释,把他放在网吧纯粹是怕他待在公司里无聊,她改设计稿得好长时间。

 

    “后来呢?你爸怎么说?”叶修问。

    韩文清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后来他和我说让我以后把我妈当人贩子,哪都别跟她去。”

    身体松下去,靠着背椅,叶修感叹道:“阿姨人挺好的。”要把他丢网吧里,他是一百个愿意。

    垂下眼眸,沉默了会儿,韩文清说:“是挺好的。”

    唇角露出笑意,他接着说:“我妈她不反对我们。”

    闻言,叶修有些诧异地看过来。

 

    有些事他妈妈确实不像个母亲,缺席他的童年,说谎话骗他,还差点弄丢他。

    但越长大他越发现,她是个活得很通透的人,大事从不含糊。

    他放弃学业要去打游戏,她笑吟吟地表示支持,亲自给他收拾了行李送他出门。

    他说他喜欢一个男人,她还是笑吟吟地看着他说,从你小时候我就知道我儿子酷,长大了还是这么酷。

 

 

    韩文清觉得自己手里抓了只活章鱼,又抠又挠又蹭的。

    也不想多用力弄疼他,但又不想放开,只好低声喝道:“叶修!”

    被点到名的人撑着下巴,眯了眯眼睛:“你看你,没谈过恋爱吧,这叫情趣懂不懂?”

    韩文清挑了挑眉,语气变冷:“我是没谈过,意思是你谈过?”

    叶修咧着嘴笑:“哪能啊,这不沐橙教的吗?”

    说着,把手翻向上,摊开了手掌,屈起手指,和韩文清抓着他的手十指相扣。

    “沐橙教的。”他还是笑。

 

    不管是谁,你得保证你和他在一起是开心的。人生几十年,得开心地过才好呀。

    那天他妈妈在厨房边看他洗碗边这么和他说。

    握着叶修的手,他觉得他妈妈说得很对。

 

    “嗯,教得还可以。”韩文清说。


                                                                                               TBC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