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二十三.』

   考得早死得早- -

  后面会更得慢一点咯

---------------------------------------------

    韩文清擦着头发从酒店的浴室出来的时候,叶修和叶秋的通话也到了尾声。

    他顺手拿了惯用的护手霜坐到叶修身旁,拧开盖,那人正对着电话那头笑:“得了,这事以后再说,老韩来了,挂了。”

    白色的膏体挤在手心,韩文清一言不发地拉过叶修的一只手给他做起了手操。

    手指的力量坚定又温柔,他低着头,眼神专注,微弯的身体在暧昧的灯光里投下影子。

    叶修想起总决赛的那晚。

    他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韩文清就这样拉过他的手,认认真真地给他按摩。

    脸上面无表情,只有时不时轻微失力的指尖藏不住他心中所想。

    他是担心他,但他就是不说。

    叶修的嘴角不自觉上翘。

    他想,这个人啊,真是的。

 

    这边韩文清做完一只手,又去扯他另外一只手,开口时语气淡淡:“上次什么准备都没有,这次我都查过了,润滑油买了三种,你自己选用哪种。”

    叶修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被韩文清握着的手似乎抖了一抖。

    “安全套我也买好了,应该没什么漏的了。”

    叶修不动声色地悄悄把手往外抽。

    被韩文清一把抓了回来。

    抬头看他时脸上竟挂了点笑意:“还有漏的么?”

    叶修干巴巴笑了两声:“没了,呵呵。”

    韩文清定定地看着叶修,敛了笑,换上比平时更认真的表情。

    叶修微怔,嘴角却不自觉上扬。

    沉默中,他伸出手去抱住韩文清。

    真实温暖的拥抱,只有擦过耳边时似乎听到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

 

    叹息里留了他从不说出口的话语。

    但好在,自己都明白。

 

    手攀上韩文清的脊背,叶修轻轻拍了拍。

    “我在呢。”

 

    这一声低沉又安和,完全不似这个人会说出的话,落进韩文清心里,连着这个拥抱,让他一时有些晃神。待再反应过来时,叶修的唇已然贴上他的,炎热的夏日里唇上的温度却有些凉,舌尖急不可耐往里面探,一双眼睛满含笑意。

    分开时微微有些气息不稳,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叶修抱着顺势滚到了床上。

    韩文清平躺着,眯了眯眼睛,上身欲起来,就见叶修笑着偏过头,抬了腿整个人跨坐在他腰际。

    “成吧老韩,看在你这段时间这么懂事的份上,哥今天关照关照你。”

    “哼。”手上一发力,叶修也没反抗,两人的位置瞬间掉个。

    叶修笑着看韩文清,胸前微微起伏着,呼吸有些凌乱。

    韩文清撑在叶修上方,空着一只手解开他身上衬衫的扣子。

    低沉嗓音隐含笑意:“那真是麻烦你关照了。”

……

 

    夜凉如水。

    韩文清开了床头灯半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看了看消息。

    选手群里正是热闹,照片一张接一张,左拼西凑之后韩文清才看明白这是黄少天喝醉了正闹腾呢,照片是刘小别发的,连着看下来就跟小人书似的。

    还挺逗。

    恰好浴室的门开了,韩文清正想拿给叶修看看,就见裹着浴袍出来的这个人脸色差得近乎惨白。

    韩文清沉了脸色,站起身来就把叶修按到床上严严实实地用被子捂上。

    叶修声音有些虚地不满道:“做什么,我头发还没吹。”

    韩文清没答话,径直转身去浴室拿吹风机。

 

    吹头发的间隙,叶修拿着韩文清的手机看得笑了两声,正想说两句就被韩文清夺了手机。把吹风机也放下了,韩文清边拿干毛巾给叶修擦着头发边坐下。

    “你是不是一早就不舒服了?”韩文清又不自觉地皱起眉,手上的力道都有些变重。

    叶修笑嘻嘻地回他:“不刚回来吗,就有点累。”

    韩文清瞪他一眼,换上训人的表情:“那你刚才主动个鬼!”

    叶修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老韩,这一下床,你这脸翻得挺快呀。”

    韩文清冷哼了一声,严肃道:“明天跟我去医院。”

    叶修拉长调子哦了一声。

    “不说我都忘了,我答应人家要去做个检查的。”

                                                                             TBC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