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三十八.』

    是了,他们不一样。

    韩文清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句话。

    他和叶秋并排坐在长廊的木栏上,风有一搭没一搭的穿过,带着周边的声音走远。韩文清看着前方,似乎看得很远,但其实眼里并无风景,不过身随心动,心底一片寂静,眼里便也一片荒芜。

    眼眶涩然,眨眼时传来些微刺痛。仿佛还能感觉到昨晚叶修手指上的温度,温热的,指尖带着一点点凉意,从颊边带到眼角。昨晚两个人躺在一张病床上,他牢牢抱着那人,紧贴在他后背的手掌还能感受到那人鲜活的皮肉,他将脸埋进那人的颈间,寂静的夜晚里耳边的心跳声无比清晰,他能听到,能感觉到。

    他又收紧抱着他的手臂,眼泪扑簌簌地滚出来,浸湿那人的衣领。

    哑着声音,一个字接着一个字从喉咙里挤出来:“不舒服就说,我可以睡旁边。”

    那人的声音听着格外温柔:“不会。”

    说着,那人搭在他腰间的手也拉紧了些,两人的胸腔贴合在一起,暖意由相接的地方向四周蔓延,韩文清眨了眨眼睛,心里突然平静下来。

    叶修像是有些瘦了,下巴抵在韩文清的头顶,都有些硌人。他自己大概也是知道,只轻轻的搭着。他其实避不可免地设想过这个时候,他想韩文清可能会生气于他的隐瞒,站在病房里被他气得跳脚,质问他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为什么之前他问起来的时候要骗他说只是免疫力有点下降而感冒了。

    也有可能他的第一反应是很伤心,但是老韩嘛,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一定是能稳住的,他可能会皱紧眉头,可能会沉默地坐在他的病床边……他想过很多种韩文清的反应,但他没有想到,当他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会看到这样的韩文清。

    怔怔的,像是失了魂一般望着医生,听到他喊他,脸上的呆滞碎了开来,露出了脆弱的茫然。

    他看着他,浑然不觉慢慢变红的双眼。

    叶修愣在原地,他从未面对过这样的韩文清,他做好了各种应对的准备,唯独不知道,当从来都打不倒的韩文清有一天露出了这样堪称脆弱的表情,他应该怎么面对。他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韩文清笑着的样子,严肃的样子,还有让他无法忘记的一回头就看得到的追随的目光。

    那时候十八岁的韩文清和他说,要不就过来霸图吧。

    十九岁的韩文清和他说,我们一定会赢的。

    二十岁的韩文清和他说,恭喜,加油。

……

    二十八岁的韩文清吻过他的眼角,和他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呢?

    这么多的韩文清,最后定格在面前红着眼睛,茫然看着他的韩文清身上,心脏一瞬间被一股力量攥住,叶修扶着墙踉跄着后退,一时竟觉得没法站稳。他慌忙转过身,甚至不记得怎么回到病房的,只知道昏昏沉沉间睡着了做了个梦,梦醒窗外月躲云后,黑夜沉沉,他拖着退烧后虚浮的步子,在楼梯间听到了压抑的哽咽。

    这声音像把钝刀,捅进他心里,在他心里翻搅。

    疼得他落下泪来。

 

    天还是亮了,这一夜还是过去了。

 

    韩文清抬眼看了下不远处叶修所在的病房楼,那人就在上面的某个窗口里。

    叶秋的声音听着暗哑,透露着主人起伏不定的情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说到这里有些说不下去,话里像是质问又像只是发泄,“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这个混账哥哥怎么……”

     大概他也没想到他做了这么久的心理建设话一出口就全盘崩溃了,他把脸埋进手心里,强压着哽咽:“怎么这么突然……这病怎么会找上他,那个混蛋居然还说……还说便宜我了,这让我怎么办……”

    韩文清垂着眼眸看他,没有说话。叶秋犹在说着,他本能地抬起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大概是他唯一会安慰人的动作,他想面前这个人需要安慰,于是也就这么做了。

    是啊,怎么办呢。

    韩文清看着叶秋。

    这让他怎么办呢。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