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四十.』

    叶修,你和我们队长最近怎么啦,他好像不太对劲啊。

    叶修,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你又玩消失。

    哇我们队长那是孕吐吗,你对他做了什么哟,还不回来负责,是不是想影响我们霸图打比赛。

 

 

    叶修挂断韩文清电话,翻出了张佳乐给他发的短信。

    来美国之后,除了苏沐橙和韩文清,其他人他都没有再联系。

    手指摸着屏幕,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他如何听不出韩文清的嗓音带着沙哑,如何看不出他本来就没什么肉的脸颊都凹了进去,可是他不能多想,韩文清和他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韩文清来的那天下着小雨,叶修不便去接他,他一个人拉着行李奔赴研究中心。出租车直接开到中心大门,叶修就站在大门正对的楼前,病服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裹着围巾,带着针织帽,脸上还带了口罩,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

    车还没停,他便打着伞走进雨里,步子轻快,就像他很多次走向韩文清那样。

    他走到他面前,对方望着他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他没打伞的一只手就绕到韩文清背后抱住了他,下巴搁在对方坚实的肩膀上,脸上绽出一个笑容,像风雪夜晚离人终于到了归途,吹散了一切不安和忧愁。

 

    叶母是第二天离开的,过完年会和叶父一起过来。临走时她望着送行的叶修和韩文清欲言又止,叹了口气之后却也没说什么,坐上叫来的车离开了。

    目送车远走,叶修捏了捏韩文清的手心。

    “昨晚睡得好吗?”

    “不好,”韩文清转过头看他,“今晚能睡你病房里大概能踏实点。”

    叶修闻言笑了,“行,太后今儿回宫了,哥就给你这个机会。”

 

    被给了机会的韩文清十分把握机会,当晚就睡上了叶哥的床。

    叶修笑骂道:“你这人,让你睡旁边陪护床,谁让你睡上来的。”

    韩文清一本正经回他:“我睡床,又不睡你,你激动什么?”

    “禽兽,连床都不放过。”

    “那睡你?”

    “呵呵。”

    韩文清用了点力揽着叶修躺了下去,抬手关了灯,替二人拉好被子,动作一气呵成。

    “别闹了,让我好好抱抱。”

    叶修笑出声来,呼吸喷在韩文清颈部的皮肤上勾起痒来,还一阵一阵的。

    “老韩,你这话跟沐橙给我发的小说有点像啊。”

    韩文清揉了揉怀里人的脑袋,“少看些乱七八糟的。”

 

    静谧的夜里有细碎的声音渐渐响起来,叶修轻声发问:“你说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应该是吧。”韩文清已经快睡着了,只有温暖的手心还贴在叶修后背,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

    “老韩。”

    韩文清迷迷糊糊地应他:“嗯?”

     “你记得,沐秋走之后那天晚上……”

    这句话像平地炸了个惊雷,韩文清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十八岁的那个夜晚。

    叶修声音轻轻的,像羽毛般刮过他心底。

    “你以为我睡着了,然后摸过来从背后把我抱住了。”

 

    那天晚上,黑云浓得遮住了月亮,关了灯之后屋里漆黑一片,十八岁的叶修睡在靠窗的那张床上,那是苏沐秋之前睡的地方。

    白天跑了一整天,处理完苏沐秋的后事,叶修这家伙还生病了,然后又是带他去输液,回来这人像是缺了个角的不倒翁没走几步沾床就睡了,他只好把保姆精神发挥到底,给这人脱鞋擦脸换衣服。

    活了十八年没这么累过。

    可是就算这么累了,韩文清还是没有睡着。

    房间太小,两张床几乎连在一起,他扭过头就能看到旁边一团隆起的被子,还有黑暗中不甚清楚的模糊轮廓。

    太安静了。

    从游戏里的一叶之秋,到火车站前他打招呼的叶修,他想起今天站在墓碑前那个单薄的背影,心底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一瞬间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淹没了他,像是心疼,又像是寻求慰藉,隐隐还有点紧张。

    他在黑暗里慢慢靠了过去,越过中间那小段距离,小心翼翼地伸过手,从叶修颈下的空隙穿过,另一只手臂跨过隆起的被子,在叶修腰间的位置,轻轻地将人揽到自己怀里。

    这是他真正第一次抱住叶修。

    他一直以为,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你……”

    韩文清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修抱着他的手臂在此时收紧。

    “十年了,老韩,整整十年了,谢谢你。”

 

    颈间传来湿意,韩文清眨眨眼,一股酸涩猝不及防地涌了上来。

                                                     TBC

----------------------------------------------------

写到这里自己都泪目了

可惜文笔有限只能表达成这样了

心疼老韩QAQ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