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四十一.』

    “老韩,把那件大衣拿给我。”叶修嘴里含着药,说话含混不清的,不过他尽力把每个字都说清楚了。

    “哪件?这件?”韩文清抖了抖手里的衣服。

    叶修“啊”了一声,得到回应,韩文清拿衣服走过去递给叶修。

    早上起来外面积了厚厚的雪,叶修突然说要赏雪,指挥韩文清把外面的小桌子和两个椅子搬了进来,两个人倒了两杯温开水,坐在病房里,玻璃拉门后面。

    外面雪小了些,不似刚起床时那般大。有个少年和一个小姑娘在外面玩雪,一早上时间堆了两个雪人,一个大一点一个小一点,少年拦住妹妹要摘自己帽子的手,把自己的帽子放在了小雪人头上。

    叶修把药咽了下去,两个人静静坐着没有说话。

    直到外面再没人,只剩下那两个雪里并排而立的雪人。

    “那孩子是那小妹妹的哥哥,放寒假了过来陪陪她。”

    韩文清转头看了一眼叶修,“那个女孩儿也是……?”

    “嗯。”叶修答他,“才八岁,是这里年纪最小的。”

    “而且,她是埃克斯教授的孙女。”

    小雪人被女孩儿画了个大大的笑脸,就像女孩儿本人一样,什么时候看见她都是在笑的。韩文清暗暗叹了口气,问道:“她也是跟你一样的疗法吗?”

    “不是。”叶修一直望着外面,瘦削的侧脸上看不出波澜,“这个疗法对她已经没有用了,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有一天算一天了。”

    “所以,”叶修扭过脸来,笑了一下,“跟她比我还是蛮幸运的,对吧?”

    韩文清看着他,沉默半晌才开口:“药吃多了吗你?”

    说完拉开椅子就走了,走出病房前板着脸转过来:“你能不能快点,治疗时间都到了。”

    叶修:“……”

 

 

    韩文清推着叶修来到治疗室门口,埃克斯教授和几个医生已经等在门口了,他低头拿掉盖在叶修腿上的毯子,垂眸说道:“去吧。”

    叶修“嗯”了一声,教授对他们笑笑,身后的一个医生过来接手了轮椅。

    “我进去了老韩。”关门之前叶修转头对他说。

    韩文清望着他,“我在这等你。”

    门关上了。                  

    韩文清有些犹豫,他心里其实不太敢让他就这么坐在门外。他怕……他怕亲耳听见那个声音。却没留意教授没有跟着进去,白发苍苍的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Would you mind talking to me , han?(介意和我聊聊吗,韩?)”

    韩文清抬头看他,突然间竟也觉得松了口气。

 

 

     叶修的治疗一直做到了中午,韩文清在门口接他,出来时整个人都汗涔涔的,躺在移动床上,紧闭着眼,额发汗湿了一绺一绺贴在额头上。

    韩文清想握握他的手,被旁边的医生拦住了,说他药效还没过,碰他会给他增加痛苦。他赶紧把手放下,想了想,凑在他耳边轻声喊他。

    “叶修。”

    躺在床上的人勉力睁开一条缝,看了韩文清一眼又闭上了。

    他实在太累了。

    两个医生推着叶修先行一步,韩文清推上轮椅,拿上东西跟在后面。雪又下大了,经过窗边时他站了好一会儿。

    白茫茫一片,其实什么也没有。

 

 

    他没法形容这种无力感,抓在手里的东西一点一点溜走,巨大的冲击过后是看不到尽头的悲伤,一点一点,把他吞噬。他想起小时候顽皮,把易拉罐的起环丢进鱼缸里,金鱼吐着泡靠近,却没法触碰到。突然好奇它们是怎么活下去的,没法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能徒劳地扑着鱼鳍任它一次一次擦身而过。

    哦,鱼和人不一样,据说它们只有七秒记忆,忘了也就忘了。

    病房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安静地让人窒息。

    韩文清轻轻坐下来,望着已经睡过去的叶修。

 

    你已经知道了吗?

    知道不会再有下一个十年了,是吗?


                                                               TBC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