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2017韩文清生贺】·途中

*过去进行时番外
*该文时间点正文还没更新到

------------

    有那么几年没坐过火车了。

                                          

    韩文清去车厢头接了一瓶热水,穿过狭窄拥挤的过道走回来,把水放在窗边的小桌上,自己也扳开椅子坐了下来。窗外的树刷刷掠过,火车驶进隧道。窗上映出身后中铺微微隆起的白色的被子。

    窗边的人唇角挂上了一点笑意。

 

 

    叶修睡了一个下午,起来之后吃了韩文清中午给他装好的便当,就吆喝着隔间的两个小伙子并邻床的一个小姑娘过来玩扑克。

    年轻人都是自来熟,除却韩文清不怎么笑之外,几个人玩得也算热火朝天。开始之前定好输家要被弹额头,玩了三把,三个人各被韩文清弹了一次。最后一次是叶修,被韩文清弹得猛地坐直。

    叶修捂着脑门斜眼看他:“行啊你老韩。”

    韩文清不掩饰地笑了笑,手上洗牌的动作没停:“新杰很擅长这个。”

 

    两个小伙子是玩乐队的,都背了乐器,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小姑娘还是学生,年纪小又是在场唯一一个姑娘,四个男生都很有风度地让着她。只除了韩文清之外,其他三个人开口都在跑火车,逗得她从头到尾笑得都没停过。

    玩了个把小时也玩累了,隔间的小伙子收好了牌又坐回来跟他们聊天。

    “叶哥,你和韩哥这是要去哪?”

    “G市。”

    一个小伙子了然道:“那我们比你们早一个站下车,明早四五点就到了。”

    小姑娘举手:“我和叶哥韩哥一个站下,我也是到G市。”

    叶修笑:“你是和我一个站下,老韩要跟他们一起。”

    韩文清点点头:“明早可以一起走。”

    那个小伙子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呢。”

    叶修挑眉:“我们是一起的。”

    韩文清习惯性地活动着手指:“嗯,一起的。”

    “那怎么……”

    “我有点事,办完再去G市找他。”

……

 

    胡天海地聊了许多,将近12点两个小伙子才打着哈欠回隔壁睡了。叶修爬回中铺,韩文清就着下铺躺下来。过了一会儿,旁边的小姑娘已经睡着了,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梦话。车厢里难得安静,只剩下车底传来的隆隆响声。

    估摸着叶修也该睡着了,韩文清动作轻巧地站起身来。

    检查了一下,被子盖得还算严实。韩文清手扶着床边的栏杆站着,盯着那张脸没再移开眼。

    叶修就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一片静默。

    良久,叶修才开口:“又过一天了。”

    “嗯。”

    韩文清低下头去,双唇贴上叶修的。

    静静的贴着,清浅的呼吸洒在鼻间。

 

    窗外的黑夜里偶尔闪过几处灯火,那是正行走在这世上的某个人的归途。

 

    “睡吧。”

    “好。”

 

 

    叶修在几个说话的声音中醒来,约莫可以看见韩文清正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和人说话。

    他抓到身下的手机,火车上信号并不好,但仍然已经收到韩文清的短信。

 

    我马上要下车了,你注意安全,看你睡得正熟就不叫你了。

    最多三天,好好照顾自己,等我来找你。

    有事给我打电话。

 

    叶修眨了眨眼睛,胸腔中莫名有股酸涩蔓延开来。

    他在黑暗中静静看着那边的韩文清,却没想着要开口叫他。

    但手机的光亮在熄灯的车厢里着实显眼。

    坐在韩文清对面的小伙子轻声说:“咦,叶哥是不是醒了?”

 

    韩文清走过来,叶修翻了身背对他。

    他似乎说了什么,但一个字没钻进叶修耳朵里。

    只伸出手去撸了撸对方短直的头发,含糊着声音像是没睡醒般:“去吧去吧我继续睡了。”

    但直到韩文清他们带好东西离开车厢,他都没能再重回梦乡。

 

 

 

    韩文清和两个小伙子在车站门口分别,天刚蒙蒙亮。两个小伙子从包里翻出本子和笔给韩文清递过来,其中一个挠挠头不好意思道:“韩哥,其实你们不是公务员吧,我弟弟房间里还贴着你和大漠孤烟的海报呢。”

    另一个腼腆地笑笑:“我妹妹好像是喜欢苏沐橙,不过她也很喜欢你。”

    “所以,能麻烦韩哥给签个名吗?”

    韩文清没有迟疑地接过来,问道:“要叶修的吗?”

    两个人怔了怔:“当然想要,可这都下车了,我们以为叶哥不愿意说是不想被人打扰……”

    韩文清已经利落地把两个名字都给签上了,递了回去。

    “没关系,我签的可以以假乱真。”

 

 

    叶修坐在韩文清睡过的下铺,等着天色大亮。

    小姑娘也醒了,去洗了个脸来坐在他对面。

    “韩哥他们走了呀?”

     “是啊,走了。”

    小姑娘像是记起什么,笑容明亮:“韩哥虽然话不多,可人真好啊,今天早上你在睡觉,他就过来小心翼翼地看你是不是还在睡,真是特别特别暖……”

    叶修笑着望向窗外:“他是很好。”

 

    韩文清啊。

 

    “他是个很好的人。”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