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二十九.』

我果然杂食,什么CP都要来一点(闭嘴→_→)

然后把之前写的片段接上了略有些激动

----------------------------------------

    方锐背了个双肩包站在上林苑门口,手拽着背带,鞋尖有一搭没一搭地蹭着脚下围过来的小猫。

    黄白相间的小猫似乎很享受这样的触碰,上抬着两只瘦弱的前爪去抱方锐白色的球鞋。

    微风吹过树叶晃了晃,连着地上的光斑也闪了闪。叶修一手插着兜慢悠悠地从楼上下来,走近了才开口:“哟,这么大个人了出门还要哥送,丢不丢人?”

    方锐瞥他一眼,双脚重新踩实地面,不再逗猫了。小猫也不介意,乖巧地在他脚边趴了下来,缩成一团,舔起了自己的爪子。

    “我和老林的事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方锐闷声闷气地问。

    叶修赞许地看着他:“不错,我还以为你还要再迂回迂回。”

    方锐翻了个白眼:“我没那个时间,要赶车呢。再说了,跟你迂回,那还不如直接点呢。”

    叶修笑着偏过头,把苏沐橙让他带的火腿肠从包装里剥出来。

    “行了你,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想想啊,得有两三年了吧。”

    剥好了就蹲下身去,把东西凑到小猫嘴边,奈何人家并不给他面子。

    方锐拧着眉低头看他:“这么早?!”

    叶修仰起脸冲他神秘地笑了笑:“是不是很好奇我怎么知道的?”说完对他招了招手。

    方锐半信半疑地蹲了下去。

    接过了喂火腿肠的重任。

    叶修笑着站起身来,手撑着腰:“你记不记得有一年在轮回办的全明星,你和人家小周在饭桌上闹了点不愉快?”

    方锐顺着他的话回忆,隐约记得有这么回事。

    “我和你一个房间,那晚你说梦话了。”

    方锐的表情有点扭曲:“我说什么了?”

    叶修摸摸下巴:“想知道啊?那就给我讲讲那天你回来这么晚干什么去了?”

    方锐把火腿肠放到纸上垫着,自己气呼呼地站起来:“不说算了,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说完看着叶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叶修笑:“想说什么你就说。”

    方锐有些不自在,低声说:“你就那样把你和韩队的事说出来,就一点都不担心?”

    叶修眨眨眼睛,伸出手拍了拍方锐的肩膀。

    “这就不像你了,这么多年不说,原来是怕这个啊?”

    方锐的神色变得有些颓然:“这世上的事谁说得清,你看这只猫,现在被我们喂惯了,就差抱回来养了,可谁知道我们会不会明天就离开这里。”

    “老叶,世事无常,我是经不起折腾了。”

    听完,叶修没有立马说话。

    他其实不大认同方锐说的,但一想各人境遇不同,他作为旁观者着实说不上什么。

    想了想,他说:“你问我担不担心,都是人,没有谁会不一样。但老韩要和我过日子,他一个大活人,我总不能一直藏着掖着,身边的家人朋友总归是要知道我们两个是在一处的。”

 

    方锐低头看猫没说话。

    小猫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自己满足地啃着火腿肠。

 

 

    叶修是在方锐离开的当天下午接起韩文清电话的。

    老实说,他真没生气。

    如果真生气了,那他应该多在心里问候几遍韩文清和他们霸图才对。

    但除了想到第一天把手机关了,他愣是没把韩文清给记起来。

    由此可见,他确实是没生气。

    不过是前一天晚上习惯性地在11点半下了游戏,坐在旁边的唐柔不解地问他难道不下副本了吗的时候,脑子里才猛然把韩文清这个名字给弹了出来。

    所以这天下午,叶修掐了烟晃晃悠悠走上二楼的阳台,朝正在讲电话的苏沐橙伸过手。

    “我的事我自己说吧,你都打多少天小报告了。

 

 

 

    兴欣常规赛第一场对呼啸,方锐先去N市等他们了。

    出发的前一天只进行半天训练,下午自由活动。

    叶修拿来了君莫笑的账号卡,自己坐在上林苑的房间里上电脑练手。

    魏琛他们一场人都由陈果带头出去了,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要收拾东西的苏沐橙和手痒的叶修,倒也乐得安静。

    开了电脑,顺手就登了训练程序。

    君莫笑握着千机伞,可能太久不见,看起来还有几分威风凛凛的味道。

    行,来吧。

    左手搭上键盘,右手握上鼠标。

    君莫笑抬起千机伞,训练精准度的障碍物一个接一个从不同角度飞过来。

    一个,两个。

    到第三个,视线一晃。

    君莫笑被击中了。

    叶修也没在意,稳稳地又击碎了第四个。

    五个,六个,七个。

    第八个却没能打到,第九个砸到了君莫笑身上。

    叶修盯紧了屏幕,第十个障碍物出现的时候,眼前却陷入了长达几秒钟的灰暗。

 

    “这种遗传病很罕见,初期表现是免疫力下降,感官衰退,但这种病例的病人基本都是死于后期的器官衰竭。如果接下来你出现视觉模糊或者听力衰退的症状,不用等到基因检查的结果出来,你就可以先来医院了,同时也希望你做好准备,在国际上,这还没有治愈的病例……”

 

    哐当!

 

    正在整理衣柜的苏沐橙猛地抬起了头。

    现在房子里就她和叶修两个人,叶修拿了君莫笑的账号卡正在房间里玩呢,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

    估计就是碰掉了烟灰缸吧。

    但想了想,苏沐橙还是站起身来,向叶修的房间走去。

 

    房门没关。

    入眼是散了一地的烟灰和烟蒂,还有已经四分五裂的烟灰缸。

    叶修坐在靠椅里,不在电脑旁边,而是更靠近窗户。

    无视这一地的脏乱,倒像是他在晒太阳。

 

    苏沐橙心里莫名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叶修?”她试探着唤他。

    闻声,放在椅臂上的手动了动。

    “沐橙。”

    没什么情绪的声音,却带着浓浓的疲惫。

    “你先出去,带上门。”


                                                     TBC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