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三十六.』

      “我想你应该也猜到了,不然不会不接我的电话。”

      “叶先生,你的检查结果已经确定了……在你来之前我也想过很多的措辞,但我觉得那些话在你面前应该没什么说的必要了。”

      “如我之前所说,这个病相当罕见,你是我在国内见过的第五例,国际上系统登记过的,目前加上你还不超过百例……”

      “我的老师和他的科研团队十年里一直在攻克这个难关,但这非常困难,我已经将你的检查结果发给了他……我不得不先告诉你,现在的情况是,这个病还没有能够彻底治愈的方法,但如果你愿意,可以到老师的研究中心去配合他们攻克这道难题,或许,这个病能在你这里得到解决办法也说不定……”

 

      年轻医生的脸庞在光线明亮的办公室里看得叶修有些晃神,模模糊糊甚至在记忆中变得不甚真切。

    但他记得他说的话,几乎一字不落。

    那天之后,他时常在想,这会不会就是个玩笑,那个医生和他闹着玩的。什么检查,什么难以攻克的难关,他才二十七岁,五个月前和十年的老对头在一起了,拿了职业生涯里的最后一个冠军,不久前还作为领队带着中国队拿了世界冠军,现在老韩确定了退役时间,以后他们会一起去很多地方,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怎么要家里老头接受老韩……

    他明明还有这么多事要做……

    

    我怎么接受?

    叶修坐在阳台的靠椅上,面无表情地想。

    我接受不了。

 

 

    韩文清从比赛场馆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十一月初的北京,一阵晚风吹来愣是把没拉外套拉链的韩文清吹得打了个喷嚏。

    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过来,即便压了声音他也听得清楚。

    无非是在说他又不跟着队里吃住要回家开小灶。其中宋奇英冷得有些懵了,声音非常耿直:“队长……队长在B市有家啊,真好……”

    韩文清绕到车库去开车。

    本来刘小别还弱弱地建议两队人去他家吃火锅,但奈何叶修一直没接电话,他也就没答应。

    叶修这家伙不知道在干什么,电话都不接。

    想到这韩文清不自觉皱了皱眉。

 

    灯火璀璨的B市夜晚,韩文清驾车汇进茫茫车流里,很快就再辨认不出。

    就像一点一点,缓慢而又不可避让地,走进了未知的命运里。

 

    打开门的时候,客厅边上的电脑是整个房子里唯一的光源。

    一个人坐在电脑面前。

    韩文清怔了一下,随即关上门开了过廊的灯,向他走过去。

    那人察觉到身后的声响,摘了耳机回头看着他。

    屏幕上是荣耀的界面,叶修新建的战斗法师小号背着战矛站在竞技场门口,坚不可摧的模样。

    直到韩文清走近了,他才哑着嗓子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幽暗中看不清韩文清的表情,叶修只知道对方没接话。

    下一秒额头就贴上了对方寒气未散的皮肤,他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屋子里开了暖气,他们一起买回来的那盆吊兰晃悠悠地挂在窗边的架子上,在没开灯的时候看着还有些瘆人。

    一定得把你换个位置。叶修心想。

    韩文清的声音就响在耳边,又似乎很远:“你又发热了!”

    他迅速放开了叶修,自己冲进卧室去给叶修找外衣。

    叶修看着韩文清的背影没作声,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又变严重了,眼前景象其实已经看不大真切。

    很快地韩文清出来了,利落地给他套上外衣,一手环在叶修腰上带他起来。

    “还能走吗?要我背你就说。”

     没听见声音,手上却传来抗拒的力道。

    叶修站是站起来了,但站在原地愣是没让韩文清挪动他。

    “我不去医院。”与平常无二的语气,每个字都说得清楚。

    韩文清怔了一下,慢慢松了环在叶修腰间的手。叶修还是叶修,和平常吃完饭赖皮不想出门散步的叶修并没什么差别,除了脸红了些,甚至连语气都没什么差别。

    但韩文清就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眼前轰然砸下了。

    砸得他连强行带叶修去医院都有点做不到了。

    这是什么该死的默契?

    他望着叶修的眼睛,再开口声音涩然:“……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去了就该面对了。

    叶修生平第一次不想看见韩文清的脸,看着这张脸就会想到点滴的过去脆弱的现在和可能再不会有的以后,他不甘心不舍得不愿意。

    这些情绪就这样从心底喷涌而出。他没办法,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是时隔多少年他再次体会到想哭是个什么滋味。

    只能把头扭朝一边,哪怕这么近的距离转移视线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韩文清还是在看着他,还是会看见他泛红的双眼。

    还是会问他:“医生和你说了什么?你瞒了我什么?”

 

    我真的从没想过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早得我之前一直都没什么真实感。直到看着你的脸,我才反应过来,我可能是真的没办法看见你以后的模样了。

    而这些,要怎么和你说呢,老韩?

 

    叶修闭上了眼睛,沉默中谁都没有开口。最清晰的就是自己和对方不稳的呼吸。

    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只过了一分钟,韩文清却觉得这一分钟如亘古绵长。

    他听见叶修说,走吧。

    走吧,去医院。



               TBC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