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三十七.』

    这一梦浮浮沉沉。

    韩文清梦到了很多人,家人,朋友,战队,公司,荣耀……很多很多。

    他作为一个旁观者看了过去的二十八年,这二十八年里,他不是没有迷茫过。

    就像突然挑中了身体里的某根弦,这根弦啪的一下,断了。

    他看着这一切,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无法形容的悲伤。

 

    这场梦境的终结来源于手上传来的温暖,伴着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因而醒过来,此时他坐在医院的楼梯间靠着冰冷的墙壁,旁边的窗开着一半灌进了冷风。半夜的医院里偶尔传来护士轻盈的脚步声和几声咳嗽,还有细细碎碎的说话声,但隔着一扇沉重的门,这一切都似乎很远。

    他全身都冻得没什么知觉。除了手。

    叶修穿着病服,外面套了他的羽绒服。

    他的手在他怀里,而他正蹲在他的面前。

    视线对上的瞬间,梦里巨大的悲伤化作背景,韩文清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疲惫感,沿着血液漫向四肢百骸。

    突然无比希望时间能停在这一刻,没有前因,没有后果。

    他不想再往前走了。

    他觉得好累。

 

    楼梯间唯一的光源是窗外的灯光和月光。

    叶修一半的脸隐在阴影里,可以看到颤动的睫毛。

    这个人就要离开我了。

    韩文清想着。

    眼底一股酸意袭来,眼眶温热。

    叶修抽出一只手摸上他的脸,像在擦着什么。

    “回病房睡觉吧,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说。”

    “已经三点了,我是退役了,你可还打着比赛呢。”

    因为楼梯的高度差,叶修看他要微微仰着头。

    他轻轻擦着他的脸,怀里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语气温柔。

    “嗯?怎么样啊,韩队?”尾音上调,带着调笑的意味。

    光在这个人眼里像映了一汪水。

    他说:“我还在呢。老韩,我还在这里呢。”

 

    第二天叶修父母和叶秋过来的时候,韩文清主动退出了病房。离开病房时,还在低泣的叶母没注意到他,倒是面色不太好的叶父看了他一眼。

    还没来得及上门拜访,这个见面真是失礼。

    韩文清想着,下了楼,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住院部的花园里。

    这又是个寻常的阴天,他在长廊里坐下,面前跑过两个小孩子,打打闹闹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身上没什么力气。

    他偏头靠在木栏上,脸庞是垂下的枯藤,深冬里叶子都掉光了,他看着上面斑驳的痕迹,脑子里空白一片。

    直到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出来看到屏幕上“新杰”两个字,意识才一点一点回笼。

    他使劲揉了揉有些冻僵的脸,深吸了一口气才接起电话来。

    “新杰,怎么了?”

    “……”电话那头顿了顿,“你怎么了队长?”

    韩文清愣了一下,感觉才聚回来的意识又一点一点往外飘,他用力甩甩头,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

    “没什么,以后再说。你有什么事吗?”

    “我们下午就回去了,你还跟我们一起走吗?”

    “不了,我要请几天假,等会儿我会跟经理说,机票先帮我取消了吧……”

……

    草草结束通话,不经意间抬眼就见到不远处正往这边走过来的叶……叶秋。

    韩文清看着他,心想,为什么这两个人这么不一样呢。

    让他一眼就能分出来。

 

    这边张新杰挂了电话,又接着给苏沐橙打了过去。

    “队长接电话了,不过……声音听着很不好。”


                       TBC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