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棠

主修韩叶

【韩叶】过去进行时『四十三.』

    入眼是一条弯绕的路。

    林雾浓郁,车窗上也模糊上雾气,凝成几滴水珠,跟着风晃悠悠地滑了下去。

    韩文清睁开眼时,正坐在副驾驶座上,叶修握着方向盘,带着车和他,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弯,他们像是在走上坡路,隐隐有些失重感,他也顺就着这股感觉放任自己半躺在座椅里。

    他们都没有说话,连车声也没有,安静地似乎走在时光里。

    “我想你了。”韩文清说。

    没有人回应他。

    十指松笼地交叉耽于小腹,韩文清自顾自说着,“前面是不是有一片湖?湖里会有一只船?”

    转过一个弯又是一个弯,看不到尽头在哪。路两边林松挺拔,白茫茫的雾中森森郁郁,像无声的送别者,注视着他们。

    “我从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的求而不得,你想到过吗?”

    他偏过脸看向坐在身旁的人,叶修背立得直直的,一言不发地望着前方的路,鸦羽般的睫毛偶尔扑闪两下,眸子里亮晶晶的。

    “我爱你。”韩文清说。

 

 

    醒过来时还是半夜,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刺眼的白光里正显示着北京时间04:28。

    韩文清抬手开了床头灯,起身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抬头时看到镜子里的人眼睛有些红,脸上还滴着水,他愣愣地看了一会儿,才关掉水拿毛巾擦干了脸。

    经过电脑桌边时随手拿起日历,翻了一页,上面大大画了个红圈,写着总决赛。

 

 

    当晚。

    韩文清坐在选手席里,一滴汗从脸颊边滑落,他停住手上的动作,手指还有些颤抖,轻轻耽在键盘上。

    屏幕里的大漠孤烟迎着夕阳,紧握双拳。

    “咻”的一声开始,决赛舞台接连绽出烟花,身后的门被打开,恍惚间是张佳乐和其他队员兴奋的呼喊,韩文清眨眨眼,眼前开始清明起来,门外是激情澎湃的人潮,观众席上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众多的声音渐渐汇成了同一句话。

    一如既往。

    主持人笑着迎过来:

   恭喜霸图,卫冕冠军。

    韩文清在人声鼎沸里接过冠军奖杯,话筒凑到嘴边时眼里灯光闪烁,他抿抿唇,嘴角浮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谢谢”。

 

     人生似乎总有那样多的遗憾,我们战战兢兢从过去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却仍不知道是否曾做出过错的选择,踏出错的一步。记忆总是沉重的,无论它喜悦与否,背着过去这样多的记忆走在去未来的路上,总嫌累赘,但也没有人愿意把它丢下。

    因为记忆里的每一帧悲欢离合,都是自己。

    风声呼啸在耳边,T恤下摆也被风带起。韩文清奔跑在安静的通道里,脚步如心跳般规整有力。如果把过去这十年看作一部电影,那叶修大概就是韩文清这十年人生里的所谓主线人物,他拉着这条线,从十年前,走到了十年后,此刻就站在场馆偏门的路灯前。

    韩文清慢下脚步,长呼一口气。

    “你怎么来了?”

    叶修笑了。

    “来接你回家。”

 

                                  END

---------------------------------

是的是END了。

本来设定老韩这里是要遗憾拿个第二的,不过想想还是善良一点吧2333.

做个不算小结的小结吧,写这篇文的初衷有两个,一个是我之前说的翻课本时候想到的,遗传病的梗,那时候听老师讲了个例子,说的是老师认识的一个学生,人很优秀,一路考研考博,外国留学回来之后还选择回家乡做医生,但是有一天突然就病倒了。

另外一个点子呢,正文里没有了。然后这里也要说了,后面还会有两篇番外,但是提前预警是玻璃渣,不喜欢的小可爱看到这里就可以啦。之前坑了很久,零零碎碎写了很多emmm玻璃渣,嗯,准备删改一下做番外了。

故事在这里之后呢,叶修多陪了老韩三年,他们走了很多地方,后来叶修还是病倒了。之前的老韩生贺是他们这三年里的一个片段,后面的番外会从三年后开始。嗯就这样了,非常感谢所有愿意看我文的小伙伴,长文还是撸不起,以后不定期更点短文吧,CP没有局限韩叶~(因为有些脑洞老韩实在不适合2333)。

最后再鞠躬,比心。

评论(1)

热度(29)